,脾气也不错,等过几天她就要提前回校了,你到时候也过来一趟,认识一下这个小师妹。”

  江易鸿之前还带了一个研究生张卫雨,向南已经很长时间没见着了,据说是去米国继续深造了。不过,这个小师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向南真是一点也没印象。

  “啊?”

  向南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他连忙推脱道,“老师,我这段时间可能会很忙,要给行政部招人,还要做文物修复培训班年度计划,还要陪同张老师去修复青铜器……”

  “招人,做计划不都是底下人做的事吗?你一个老板还管这么琐碎的事?”

  江易鸿摆了摆手,打断了他的话,断然说道,“就这么说定了,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!”

  说完,他就背着双手,一摇一摇慢吞吞地往办公室走去,心里却是得意极了:

  小样儿,老师给你介绍女朋友,你还不乐意,多少人求都求不来!

  看着江易鸿离开的背影,向南脑子里依然有些懵,“认识小师妹干嘛?小师妹会修复文物吗?”

  不懂老师的想法。

  摇了摇头,向南懒得去想这些事,还是赶紧回公司比较重要。

  回到公司以后,他还没打开电脑,朱熙一边敲着门,一边朝办公室里探头探脑,看到向南以后,笑嘻嘻地走了进来,说道:

  “南哥,行政部要招三个人,我让焦佳到人才网上找了几个人过来,我让他们来找你?”

  “找我干嘛?”

  向南感到有点莫名其妙,他没好气地说道,“你底下的人,你自己负责,出了问题,我只找你。”

  朱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这意思是,让我自己决定?

  “还站在这里干嘛?你面试选人去啊!”

  向南朝他挥了挥手,把他往外面赶,“出去出去,不要影响我工作。”

  莫名其妙被赶出了门,朱熙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他挠了挠头,回头看了一眼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谁惹他了?木头也会生气?”

  想不明白,朱熙摇了摇头,只能乖乖地去面试那几位应聘者了。

  向南将朱熙赶出去之后,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,打开电脑看起了丁春城修复青铜器的视频来。

  这是一件商周时期的青铜作父斝([jia])。斝是华夏古代先民用于温酒的酒器,也被用作礼器,通常用青铜铸造,三足,一鋬([pan],耳),两柱,圆口呈喇叭形。

  商汤王打败夏桀之后,斝被定为御用的酒杯,诸侯则用角。

  这件青铜作父斝损坏得并不太厉害,三足断了一足,口沿处裂开了一大块,这裂开的一大块残片,有两三个硬币大小,而且变形严重,其他的倒没什么变化。

  在视频里,丁春城将这件青铜作父斝除锈清理之后,接下来就要先对这块变了形的残片进行矫形。

  向南看着丁春城就一旁的工具箱里拿出铅砧和铅锤,不由得坐直了身子——

  丁春城给青铜器残片矫形,用的正是他之前没做好的捶打矫形法。

章节目录

我为国家修文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神秘老公只为原作者十三闲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闲客并收藏我为国家修文物最新章节